慧聪网首页慧聪涂料网图片新闻行业动态涂料原料涂料成品企业聚焦研究论文家居装修环保涂料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网

四大争议伴随稀土产业政策出台

2010/1/14/09:53 来源:化工报

    慧聪涂料网讯:2009年12月底,伴随着市场需求的缓慢恢复,因国际金融危机而停止开采近一年的江西赣州龙南矿小范围复产。  

    这个小缩影折射了稀土行业未来发展面临市场需求波动的不确定性,也面临第一份产业政策出台的机遇与挑战。《稀土工业产业发展政策(征求意见稿)》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征求意见,多方利益至今仍在或明或暗地激烈博弈,何时出台、有何修改均是未知数,但该项政策引起的诸多争议已浮出水面。  

    记者调查发现,业界在稀土资源储量依然丰富还是行将枯竭、稀土是否被“贱卖”、行业收储和出口管理计划是否存在“窝里斗”现象等争议颇多,恍如一出难辨真伪的“罗生门”。但保护稀土资源,提升行业话语权益成为各界共识。一些专家、企业家建议,应通过矿源控制、企业兼并等途径加速行业整合。同时,应更大范围地扩大稀土产品应用领域,提升整个行业的战略地位。    

    收储与出口之争   

    北方稀土是否借机打压南方稀土   

    为保障资源、杜绝贱卖、整合行业、提高话语权,中国证券报记者获得的《稀土工业产业发展政策(征求意见稿)》表示,要实行严格的进出口管理和收储。    

    该征求意见稿在稀土进出口管理方面有如下规定,稀土产品的出口分为鼓励类、允许类和禁止类,严格禁止各类稀土矿产品、混合氟化稀土、混合碳酸稀土等各类混合稀土盐类产品出口。   

    然而,如此就真的可以阻断稀土产品走出国门么?赣州鑫诺稀土发光材料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叶才范指着出口产品目录中的鼓励类产品说:“只要这些东西能出去,禁止类中的很多产品都能出去。”    

    他给记者举例说,发光材料绿粉和红粉属于鼓励类出口产品,绿粉的主要成分是氧化铽和氧化铈,而红粉的主要成分是氧化铕和氧化钇,只要将二者重熔就很容易得到被禁止出口的高纯度铽。而现在,很多企业正是利用加工产品的边角废料进行冶炼分离再生产的,工艺上并不存在什么难度。   

    “部分稀土元素应该限制出口,而不是禁止。”叶才范表示,直接禁止出口,失去了国外市场将造成禁止出口类产品价格暴跌,中国不但失去了这块市场,资源也无法得到有效利用。    

    而且,由于稀土加工产品才可顺利出口,这会引发国内新一轮的稀土加工产品产能的上马,大量工艺粗糙,仅用于满足国外重熔需求的生产线会在各个稀土重镇遍地开花,稀土产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将向下游进一步延伸。“到时候,可能还要出台新的政策来弥补老政策的漏洞。”    

    对于收储政策,业界意见也不统一。征求意见稿指出:包头白云鄂博资源开采要加强综合利用,解决好尾矿中稀土等资源的保护和放射性污染防护问题,限制东矿和主矿资源开采量,搞好稀土资源储备。但该意见稿未对资源更加稀缺的南方离子型重稀土提出收储意见。    

    记者从包头稀土业权威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包钢稀土正在极力推进稀土收储工作,希望将稀土收储从企业行为转变为国家行为。“这是国家的资源呀,应该储备起来。”该人士对于推动国家收储显得信心十足。但部分专家对此表示质疑,与其冶炼分离后储备,为什么不干脆减少开采呢?    

    这颇耐人寻味。   

    从征求意见稿在出口方面的规定来看,位列出口产品允许类目录的几乎是清一色的轻稀土产品,镧、铈、镨、钕的氧化物、碳酸盐、硝酸盐、氯化物、氟化物、硫酸盐、醋酸盐、氢氧化物、草酸盐……各种轻稀土的初级产品都被划为出口允许类产品。重稀土的主要金属元素铽、镝的各种初级产品,以及铥、镱、镥的富集物,甚至含铥超过3%、镱超过5%、镥超过3%的各类化合物、金属或合金则统统被禁止出口。   

    如此实施的话,北方的轻稀不会因政策失去海外市场,而南方的离子型重稀土因几乎全部被禁止出口,今后将难以走出国门。   

    对此,工信部的解释是,南方的离子型重稀土为我国独有,储量远低于北方的轻稀土,所以应该采取更加严厉的政策手段保护资源。   

    但部分业内人士持不同看法:征求意见稿要求包头白云鄂博地区搞好稀土资源储备,但通篇没有对资源更加稀缺的南方离子型重稀土提出任何收储方案。工信部主管稀土工业的巡视员王彩凤甚至在“2009年首届中国包头稀土产业发展论坛”上公开表示,反对江西省在2009年上半年对重稀土产品的收储行为。她的理由是,一旦鼓励收储就会造成国家这边积极收储,企业那边盲目扩产的恶性局面。    

    “政策的背后很可能有包头的力量。”康振笑着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南方稀土业流传这样一种说法——这份政策实际上是北方稀土对南方稀土的一次打压。    

    道理很简单,南方离子型稀土的主要产品铽、镝一旦被禁止出口,失去市场的南方冶炼分离产能将有2/3被迫停工,而作为副产品的镨、钕产量也会大幅下降,这无疑给主产镨、钕的北方轻稀土产能留下了可观的市场空间。“到时候,镨、钕供应减少,出口又不受限制,价格肯定上涨,受益者是谁,一目了然。”康振无奈地摇头,他不希望国家的产业政策有失公允。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政策中对于北方稀土的倾斜并不止于出口限令这一项,在生产环节政策要求,使用包头混合型稀土矿的冶炼分离年生产规模应大于8000吨,使用四川氟碳铈矿的冶炼分离年生产规模应大于5000吨,使用南方离子型稀土矿的冶炼分离年生产规模应大于3000吨。   

    根据调查了解,目前我国南方离子型稀土矿的分离产能普遍在1000-2000吨,规模在3000吨的门槛将把绝大多数的产能拦在门外。

[1] [2] [3] [4] 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