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涂料网图片新闻行业动态涂料原料涂料成品企业聚焦研究论文家居装修环保涂料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涂料网

李玺林:拜耳“低碳”与“水性”在中国的博弈

2010/4/29/17:30来源:慧聪涂料网作者:智慧

    慧聪涂料网讯:2010年是李玺林加入拜耳的第六年,这位45岁的拜耳涂料与粘合剂部门中国区的总经理依然保持着年轻人特有的气度:反应敏锐、目光犀利,与之握手亦是力量十足。慧聪涂料网记者傅智慧对李玺林先生的专访就约在冬末春初这样的一个午后——雨过天晴、空气的湿润中蕴含着初春的气息。这天,在拜访有中国涂料界泰斗之称的虞兆年老先生归来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李玺林更是深有感慨:“虞老一生为中国涂料的发展倾其所有,先生风骨,高山仰止,乃中国涂料界的幸事。先生盛年时对拜耳关怀有加,晚年仍对我等晚辈耳提面命,先生年近九旬,昔年与拜耳过往点滴仍记忆犹新。先生对拜耳之赞许,将化为拜耳中国之动力。”

拜耳涂料与粘合剂部门中国区的总经理 李玺林

拜耳涂料与粘合剂部门中国区的总经理 李玺林 (慧聪涂料网摄)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李玺林说,中国的市场和环境有自己的特殊性,拜耳一直在思考着以一种严谨科技加人文精神来深耕这个市场。话题回到当前,作为全球化工巨头的典型性代表,拜耳在中国的发展也经历了一系列的探索和调整。

    聚氨酯涂料是拜耳对“绿色”和“低碳”的深入解读

    对于中国的经济而言,它的走势总会给每个年份烙上特定的个性标签,比如说2010年的“低碳”。可以说,低碳经济的来临是企业实现生产运营方式和产品服务市场战略转型的重大机遇,而背后是给中国的涂料业带来了的重大风险和挑战。以低能耗、低排放、低污染为基础的涂料产业新模式,其实质是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创建清洁的生产技术。当然,转变也意味着得重新建立企业竞争力的评估标准。“如果从长期来看,低碳并不意味着失去竞争力,反而能够催生节能减排技术所带来的涂料新工艺,新技术和新工艺是涂料企业在低碳时代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标准。”李玺林说。

    在过去的五十年间,拜耳发现了聚氨酯化学的特殊功能,并成功运用在涂料科技领域,这是拜耳材料一直引以为傲的发明创造。对聚氨酯领域持续的研究和发展这也让拜耳材料在全球的聚氨酯化学始终保持着领先的地位。“令人惊奇的是,拜耳在五十年前研究出的聚氨酯涂料,在五十年后如此贴切地吻合了‘低碳’经济发展的趋势。”李玺林高度肯定了拜耳在聚氨酯领域的领先地位。这其中一个明显的技术工艺优势就体现在聚氨酯技术运用在涂料和粘合剂领域。聚氨酯涂料完全摒弃了涂料固化过程中的烘烤工艺。在传统的烘烤过程中,为了达到涂料固化的温度,对能源的消耗极其浪费的。特别是在飞机、火车等大型器物的表面涂装过程中,聚氨酯涂料的优异性能得到了更好的体现:首先,不需要费力去建造超大型的烘烤房;其次,不需要以耗能的形式来进行表面涂料的固化。而化繁为简,并减低能耗、避免污染正是“低碳”的工业生产标准之一。

    “绿色”是针对环保要求的一个标准,而“低碳”是直接与能源消耗和经济效益直接挂钩。在“绿色”和“低碳”之间永远不能划上一个完全的等号。那么如何在环境友好的绿色前提下,同时减低能耗和排放,从而实现涂料从生产到使用的过程中都能环保呢?李玺林认为聚氨酯水性涂料技术的产生和运用就就达到了“绿色”和“低碳”两者结合的理想效果。

    水性化是拜耳在中国矢志不渝的理想

    2009年由拜耳、帝斯曼等企业自发组织的中国水性化平台正式成立。李玺林认为“水性平台”将来在加快中国工业涂料、胶粘剂等市场由传统溶剂型向水性化产品转变的步伐上会有更多的努力。从性能上来考量的话,无论是建筑乳胶漆还是水性工业漆,水性技术都能满足性能的需求。

    但事实上,中国油性漆的主导地位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被水性漆所替代的。市场从来不会按照当初的设想来做出主动的反应。市场需要开发,首先技术需要推广。对于一块尚未开发的领地,伴随着先行者披荆斩棘的探索身影的背后,总会有些许孤独的影子。李玺林为拜耳在水性化推广的工作勾画了这样一个理想的蓝图:对于习惯走直路的人们,希望大家多走走弯路,因为涂料水性化的推广就是这样一个曲折的过程。水性化道路上的先行者要高举火把走在前面,照亮后来跟上的人们,大家一起遇山开路、逢水架桥,最终一起到达目的地。而我希望拜耳和水性平台就是那群将火把高举的人。

    “把水性环保的技术融入涂料产品中,从长远看来,类似新工艺的应用更加有助于降低成本,增强竞争力。”李玺林很清楚在中国水性化前瞻性开拓的工作中,拜耳必须承受成本增加和经济收益减少的压力,他坦诚在中国推广的涂料“水性化”进程遭遇到了施工习惯和价格成本的双重考验。这个问题的症结在于:一方面,习惯了传统的溶剂漆的施工人员,不愿意主动去学习水性漆的喷涂技巧,这样水性漆的性能得不到完好的体现;另一方面,涂料的综合配方价格让厂商在溶剂型和水性涂料之间摇摆。比如说前两年许多企业开始将“水性化”作为一个重要的技术储备,就是因为当时的溶剂价格飞速的上涨,而一旦价格回落,溶剂型涂料又占据了主要的生产线。特别是在汽车漆领域的水性喷涂的专用工具的跟换,都将带来成本的压力。李玺林认为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综合成本的利益”在起着杠杆的作用。而水性的推广的关键是要更多企业去承担“社会的责任感”。

    但有一点可以预见的是,中国涂料的水性化将会成为未来涂料技术的环保趋势。但前提是需要在改变消费者传统的消费习惯,和提升企业社会责任的双效作用下产生一个良好的推动力。水性化的推广不是一朝一夕间便能实现的,也不是一家企业一己之力便能办成的。对于拜耳来说,“不遗余力,绝不改变方向”的决心让拜耳在水性化的道路上走得更加坚定。为此李玺林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设想:在2010年水性平台要新发展50家左右的涂料原材料和生产企业,而发展的主要对象就是中国国内的涂料企业。

    “在欧洲水性漆已经占到30—40%的市场份额,但目前中国水性漆的使用比例只在5%—10%,这个差距是非常明显的。当然,这也意味着中国水性化发展是有大空间的。”李玺林认为随着中国政府相关政策法规的出台,以及企业自觉自律的提高,水性环保的涂料离寻常百姓的生活将不会太远。

[1] [2] 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