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涂料网图片新闻行业动态涂料原料涂料成品企业聚焦研究论文家居装修环保涂料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涂料网

裴忠华:帝斯曼有个“水性环保”梦想

2010/7/19/8:45来源:慧聪涂料网作者:智慧

    慧聪涂料网:“我有一个梦想,朋友们,今天我要对你们说,尽管眼下困难重重,但我依然怀有一个梦。这个梦深深植根于美国梦之中……”许多年前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的著名演说被奉为表达梦想的经典。裴忠华,帝斯曼利康树脂+的大中华区总经理,这位来自香港并在上海生活8年的职业经理人在接受慧聪涂料网记者傅智慧专访时,用并不标准的国语这样表达他的梦想:尽管前途艰辛,但更加环保、低VOC的低碳模式一直是我们的愿景。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涂料企业能加入到水性平台(中国)中来,水性技术能在中国广泛的推广一直是我的梦想……

帝斯曼利康树脂+的大中华区总经理裴忠华

帝斯曼利康树脂+的大中华区总经理裴忠华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2005年帝斯曼提出了“愿景2010—扬长出击”战略,加快了转型的速度,进入2010年帝斯曼旨在提高专业产品群的利润增长和创新增长,在各个事业领域也得到了良好的表现。应对危机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作为帝斯曼利康树脂+的大中华区总经理裴忠华正为在推动中国涂料“水性化”而奔走。裴忠华清醒的认识到,单靠帝斯曼一己之力是绝对难以实现这个中国涂料水性化的梦想。

    “今天,我们看到低碳模式是化工企业的发展方向,如果我们借鉴国外的经验,可以看到欧洲、美国二、三十年才在低碳方面有一定的成绩,那么在中国涂料行业怎么办?我们是坐在这里等,等它慢慢地改变,还是我们自己也组织起来,一起来推动涂料水性?我希望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更快地推广水性涂料。”在4月慧聪涂料网举办的“创新、和谐、责任、影响力”之2010低碳谋未来涂料高峰论坛上裴忠华如是说。帝斯曼作为水性平台(中国)的发起者,在2009年水性平台(中国)成立之际被会员们一致推选为该组织的理事长单位。而2008年裴忠华和他领导的帝斯曼利康树脂+正在思考和筹备在中国如何用水性技术来推动中国涂料往环保的路上走得更快一些,这时来自欧洲方面的信息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和支持,裴忠华意识到在中国建立一个以推广涂料水性技术的平台组织是非常必要的,也是迫切的。

    “我们提倡水性,是因为看到了我们所生存的环境在高能耗和大排量的工业模式下,变得如此脆弱,需要我们按照更环保、更低碳的思路来走。水性平台(中国)提倡水性化的涂料技术和产品,但并不意味着水性就能解决涂料在环保与低碳上的所有问题,当然还有粉末、UV等多种涂料技术,我们坚信的是‘水性’将会成为主流的发展方向。”

    当然,水性平台(中国)从成立之初也遭遇到许多难题。首先,就是如何组织涂料企业来参加,获得共识,并有效地运作起来。裴忠华用“忐忑不安”来形容第一次召集大家开会时的心情,因为这是一条还没有人走过的路,不知道能否广邀同伴一起走下去,故不能太乐观的预测会议的结果。“所幸的是第一次沟通大家就形成了共识,到场的企业很多,大家都迫切的意识到‘水性化’需要马上形成合力,并立即推广起来。”这段前期筹备的艰辛裴忠华仍是记忆犹新。其次,这个平台不是一家独立的公司,而相关的水性标准也不是一家公司所能制定的。它存在的一个首要任务就是考量中国水性技术发展的现状,为未来中国涂料水性化的发展提出更加专业的建议,并为中国的企业提供相关的技术和产品上的支持。但是,在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标准之下,如何界定“水性化”,并使之朝更加环保低碳的方向发展?裴忠华认为水性平台(中国)要发挥积极的作用必须要靠两条路来走:第一是在价值链上推广,把正确的信息告诉我们的同行,还有终端的用户。第二,通过这个平台与政府相关部门有一个直接的沟通,即用正确的信息与政府多沟通对话,希望在一定的时间内为政府出台更环保的水性技术标准建言献策,让更多水性技术可以在不同的工业和建筑领域得到运用。

    “水性平台(中国)今年正在制定一个前瞻性的标准,跟现在的水性和环保方面的国标没有任何冲突。”裴忠华热切地希望水性平台(中国)能把这个标准做好,让政府可以利用水性平台(中国)的一些更加专业和系统的信息来提高国标。其实,欧美的一些国家他们也有自己更富有前瞻性的国标,并起到指导性的作用。“我们发现,国内大部分国标还是更多的起到监管性的作用,所以,我们希望可以借助一个五年或是十年的前瞻标准来给政府做一个参考。这是我们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努力着的事情。而水性平台(中国)所能做的就是“参与和影响”这个标准”,裴忠华说。

    事实上,水性平台(中国)也一直以海纳百川的“兼怀”态度来吸收中国本土涂料企业的加入。2009年10月,水性平台(中国)在北京宣布成立时仅有13家企业加入,其中外企占到了7家。当时也吸引了许多媒体的争相报道,而媒体的注意力无一例外的都将焦点齐聚到帝斯曼、拜耳、阿尔塔纳、巴斯夫这些身份显赫的外企身上。这让前期的水性平台(中国)带有太多浓厚的外企色彩。裴忠华这样解释:起初,水性平台(中国)并没有开放它的会员吸收渠道,是为了“以控制会员的数目来完成组织架构”,也是为了方便平台的前期运作。裴忠华说:“我们的初衷是中国涂料的水性化,而不是外企的‘独角戏’,我们迫切地希望通过完善架构来吸收更多的中国本土企业。”于是从去年7月开始水性平台(中国)开放了会员的准入,于是欧宝迪、阿尔塔纳、宝丰、巴斯夫、紫荆花、拜耳、贝格罗马、君子兰、中海油常州涂料化工研究院、氰特、帝斯曼、海名斯、艾格塞尔、未来化工、恒昌、瀚森、路博润、柏斯托、迪高、布勒、宁柏迪等一大批中国涂料成品和原材料生产和制造企业相继加入,水性平台(中国)已经吸纳了部分具有代表性的中国涂料企业,目前已初具规模并具有“中国化”的特色了。

[1] [2] 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