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品赫漆
美涂士漆

“蜘蛛人”油漆工烈日悬空刷漆 日挣200元

http://www.coatings.hc360.com2012年07月19日09:35 来源:扬州新闻网-扬州晚报T|T

    慧聪涂料网讯:清洗外墙的“蜘蛛人”已为人熟知。实际上,“蜘蛛人”还包含外墙油漆工、空调外机安装工等。7月18日,新城西区一幢26层的大楼外墙上,就悬着一群油漆工,46岁的吴红彬是其中一员,他已在这幢大楼上工作了两个多月。

吴红彬和儿子赵佳奇在高空作业

远看两组“蜘蛛人”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吴红彬和儿子赵佳奇在高空作业

吴红彬和儿子赵佳奇在高空作业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记者体验“蜘蛛人”

    登上6楼,晃得腿发软

    每天早上7点,吴红彬就要和工友上岗。岗位在一个长约4米、高约1.5米、宽约1米的无盖“铁篮子”里,这个“铁篮子”两边各有两根钢丝绳吊着。钢丝绳另一端,系在楼顶支架上,支架有一个支座,支座上压着19块混凝土,每块重25公斤,“以前都是用铁块压着,但铁块容易被偷……”铁篮上有块安全提示牌,“限载3人,载重500kg……”

    登上“铁篮子”,吴红彬系上安全绳(一旦发生危险,安全绳便自动上锁),然后再摁下电源开关,“铁笼子”便一点一点向26楼移动,“跟电梯一样,但比电梯要慢得多。”

    征得施工现场负责人同意,我也上“电梯”体验了一下,但只登上6楼,感觉太晃,就再也不敢向上了。“开始都有这种感觉,有的下来后腿会发软。”

    每个在外墙工作的工人都随身携带一个大茶水壶,“多喝水,就不会中暑。”

    父子搭档一天挣400元

    “蜘蛛人”最怕大太阳

    吴红彬和工友们当天的工作,是给外墙刷一层耐水泥子,从顶楼往下刷。一个铁篮子里两个工人,相互配合,一个刷的时候,另外一个在一旁用手撑着墙体,以免“铁篮子”撞上外墙。

    “20多岁时,我就出来做这一行了,在上海、浙江都做过。这几天天气稍微好点,不热。”吴红彬说,他们最怕的就是大太阳,“玻璃反射的光让人太难受了,又热又刺眼。有时候实在累了,就歇会儿,看看风景。”

    据悉,在刷完耐水泥子后,接下来还要刷一层底漆、一层真色漆、一层罩光漆,“特别是刷真色漆时,机器喷漆,油漆到处乱飞,经常飞到眼睛里。”

    与吴红彬搭档的是他17岁的儿子赵佳奇,“儿子跟他妈姓,去年初三毕业后就不想念书了。”吴红彬说,他们父子俩工作一天可以挣400元,“看着还可以,但挣的是实实在在的血汗钱。”

    面对记者时,赵佳奇有点腼腆。“我是边做边学,现在已经都会了。”他回忆说,“第一次上去后,腿直打战,下来就完全瘫倒了。现在都习惯了,30多层上去都没什么事,不过还是蛮累的。”

    虽然天气热,但赵佳奇还是穿了一件外套,“怕太阳晒黑了!”工作时的赵佳奇喜欢戴着耳机听音乐,“这样感觉会好点。”在休息的时候,他还会拿出手机,上网看看新闻。

    一顿饭只点一个菜

    有的席子都舍不得买

    “蜘蛛人”每天工作时间都是固定的,“上午7点到11点,下午1点到5点,有时候到5点半,一个人一天要刷7-8桶漆。”

    下午5点,“蜘蛛人”们终于完成一天工作下班了,吴红彬和儿子一起回到住地。这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食堂有好几个菜,但吴红彬只点了一个水煮白菜,赵佳奇也只要了一份炒粉,“吃饱就好。”

    “蜘蛛人”们的卧室也很简单,5个人一个房间,有的舍不得买一床席子,就把纸壳铺在床上当席子用。卧室里有一台电视,“下班了,也没什么事做,就看看电视,有时也会去京华城附近逛逛。”

    “我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媳妇在家带孩子。”吴红彬说,虽然家离扬州不远,就在安徽芜湖,但他们依然难得回家,有时候两三个月才回家一趟,有时候一年回一次。

责任编辑:谭蓉

一品迪邦漆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慧聪市场华隆漆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杨泽生] 把客户有效需求放第一位
在这么多年的发展过程中,鸿昌化工产品在技术升级上,产品更新上从未停滞。[详细]
[何伟] 涂料草根英雄创业路
因为何伟要在涂料行业建立自己的民族品牌,而“皇朝”比较传统、古典,但是又不失庄严与霸气。[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