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品赫漆
长劲鹿漆

追忆虞兆年系列之一:虞总审阅修改涂料随笔点滴

http://www.coatings.hc360.com2015年05月22日10:02 来源:联众涂料网作者:郑公劭T|T

    慧聪涂料网讯:经过近六年的与疾病斗争,虞兆年先生于2015年5月14日与世长辞,驾鹤西去。噩耗传来,涂料界人士都为失去一位可敬可亲的良师益友而痛惜。

    虞总一生投身中国的涂料事业,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追忆虞兆年系列之一:虞总审阅修改涂料随笔点滴

追忆虞兆年系列之一:虞总审阅修改涂料随笔点滴

    2001年为祝贺虞总生日,我汇集了虞总发表在杂志上的十一篇有关涂料的随笔文章,用复印和裁剪的方法编制成册,送给当年参加虞总生日聚会的朋友。

涂料随笔

涂料随笔

    这本小册子受到朋友们的热情欢迎。我们就产生了汇编虞总所有发表在杂志和报刊上有关涂料的随笔杂文的想法。2009年在虞总88岁生日前,我们向虞总提出了这个想法,得到了虞总同意。

    虞总对所有收集到的文章逐字逐句进行了审阅,以前写的有些内容,多年后有了新的认识,他就重新加入编注或说明。

    如在1995年发表的《氯化橡胶随笔》一文中,他对国内某些小型化工厂生产氯化橡胶,不顾及残留有害的四氯化碳提出批评。在后来几年,他看到有些小厂为避免四氯化碳破坏臭氧层,采用了水相法制造氯化橡胶。也有厂仍采用溶剂法生产氯化橡胶,但不用四氯化碳,改用二氯乙烷取代。他专门在原文后面加写了后记,纠正以前的想法,并把14年前的那段批评文字删去。充分体现了88高龄的老专家实事求是和与时俱进的精神。

《氯化橡胶随笔》

《氯化橡胶随笔》

    在《溶剂汽油的K.B.值》一文中,虞总详细介绍了White spirit名称的由来,在苏联、德国和在我国的不同名称。同时解释了我国的200号溶剂汽油与进口的White spirit虽然馏程近似,其溶解能力并非完全相同的原因。并找到了国外Shell(壳牌)公司的White spirit和Exxon(埃孚森)公司的White spirit的性能指标,加入到原来的文章中供大家参考,使原文更加完整。

《溶剂汽油的K.B.值》

《溶剂汽油的K.B.值》

    这样的修改和补充比比皆是。耗费了虞总大量的精力,那时虞总已经是88岁高龄的耄耋老人了。

虞总审阅修改涂料随笔点滴

虞总审阅修改涂料随笔点滴

虞总审阅修改涂料随笔点滴

虞总审阅修改涂料随笔点滴

    虞总亲自为《涂料随笔》撰写了序。在“序”中,虞总感慨自己从事涂料生涯已历六十三年,“工作忙碌之暇,偶也执笔撰稿交流,大多写短文随感之类,以记早年发展之维艰,也记工作疏忽产生事故,也有供上海涂料公司中个别青年纠错等等,琐事杂陈,仅供交流之诚。”最后虞总“以寄厚望有待乎来者”。

虞总亲自为《涂料随笔》撰写了序

虞总亲自为《涂料随笔》撰写了序

    《涂料随笔》汇集了五十篇虞总写的关于涂料的文章。虞总对这五十篇文章的稿子,每一篇每一页都进行了仔仔细细的校对和补充。他对工作的认真,对写作的精益求精的精神,给我们后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涂料随笔》成了从事涂料技术人员最热爱的参考书籍之一。

    虞老总亲自在书籍的扉页上签名,把这本《涂料随笔》送给所有出席2009年虞老总88岁生日贺宴的朋友们。

《涂料随笔》

《涂料随笔》

    今天在我们追忆虞老总为中国涂料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为中国的民族工业鞠躬尽瘁,贡献一生之时,我们更要学习虞老总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学到老,学不了的崇高精神,为中国的涂料事业发展作出应有的努力。

    文字来自:郑公劭 前STO总工 现巴德富技术专家顾问 2015年5月21日

责任编辑:谭蓉

打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