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品赫漆
长劲鹿漆

创新发展150周年 “艾仕得”涂料在中国走向台前

http://www.coatings.hc360.com2016年10月11日10:25 来源:涂饰商情作者:黎佰深T|T

    慧聪涂料网讯:9月8日,艾仕得涂料系统(Axalta Coating Systems,下称“艾仕得”)在大中华区总部所在地上海举行特别庆典,庆祝公司在涂料行业创新发展的150周年。

,

CWIEME艾仕得展位

    将企业重要的周年纪念活动放在全球总部之外的中国举行,这在全球涂料巨头中还属首次。

    艾仕得所谓的“在涂料行业创新发展的150周年”,是从其最早的产品的起源算起的。在艾仕得官网对于其历史的记录中,150年前的1866年的描述是“贺伯兹公司(施得乐®-Standox®涂料产品的原生产商)成立”。“施得乐”至今仍作为艾仕得的一个产品品牌而存在。

    事实上,“艾仕得”这一名字的历史只有短短的3年时间——它的前身是杜邦公司(E.I.Du Pontde Nemours & Co.,下称“杜邦”)高性能涂料业务部门;杜邦在1999年收购了德国贺伯兹公司(Herberts GmbH)涂料业务,并将后者“装进”其高性能涂料部门;又于2013年将其出售给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 LP),“艾仕得”的名字由此产生。

    尽管标榜拥有150年的“创新历史”,但是艾仕得对于中国市场的耕耘并不长。以1984年杜邦开始在中国区运营涂料业务算起,这一段时间也不过32年。期间贺伯兹公司也进入中国市场,随后两者因为杜邦的并购而合二为一。

    对于为何选在中国来庆祝150周年,艾仕得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睿思(Charlie Shaver)亲临中国并在庆典现场上表示:“此次庆典将再次印证我们对中国市场的坚定承诺……中国在艾仕得的创新历史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而我们对在中国的长期持续发展更是充满期待。”

    言语之中,谢睿思以及他治下的艾仕得似乎找到了面向未来发展的全新的市场重心所在。纵观艾仕得150年的“创新历史”传承,它跟其他众多涂料巨头一样,经历了一个“一路向东”的过程——随着中国涂料市场的不断扩大,从进入中国市场到不断加深对中国市场的耕耘,到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其全球业务的重点领域,甚至形成对中国市场的重度依赖。

    如果说在杜邦和贺伯兹公司期间,其对于中国市场的开发还处于一种低调的状态,那么艾仕得甫一成立便宣告了这种“幕后”形象的终结,并通过在投资、营销、宣传等各个方面的积极表现,大胆地走向台前,展示出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发展魄力。

    过去的30多年艾仕得(或者说它的前身)在中国做了哪些努力?如何通过中国市场牵引全球业务?如何实现了它的“华丽转身”?又将走向何方?从艾仕得的历史传承之中,通过对其一系列投资动作的梳理与联结当中,我们或能够寻找到指向这些问题答案的蛛丝马迹。

    艾仕得品牌溯源

,

艾仕得在中国庆祝150周年

    关于艾仕得的故事先从5年前说起。

    2011年,杜邦对其旗下第四大营收部门高性能涂料部门展开了一次战略审查,主要是因为该部门的扩张销售额和毛利润率的机会已经落后于其它8个营运部门。从后续的行动可以看出,杜邦的这一次战略审查,其主题与“是否出售高性能涂料部门”有关。

    在这一年,凯雷投资集团合伙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与杜邦时任首席执行官柯爱伦(Ellen Kullman)有过一次会面,根据报道出来的信息,双方就杜邦出售高性能涂料部门的话题展开了交谈。

    杜邦当时将高性能涂料业务视为“非关键资产”,而凯雷投资集团恰恰表示出对这一资产的收购意向。因此鲁宾斯坦告诉柯爱伦有购买兴趣后,后者随后于2012年聘请瑞士信贷集团正式开始寻找下家的工作。

    在杜邦释放出出售高性能涂料业务的信号后,包括凯雷投资集团、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以及一个由KKR集团和Onex集团组成的财团等都表达了投资意向。最终在多轮竞价后,凯雷投资集团以49亿美元的价格脱颖而出,于2013年初将杜邦高性能涂料业务正式收入囊中,持有后者99.5%的股份,并将其更名为艾仕得。

    “虽然此部分业务多年来一直保持增长,但我们在认真考虑后,确定此部分业务在杜邦之外将能获得更好的发展,因此我们将其出售给凯雷(投资)集团。此项交易与我们的愿景——成为全球最具活力的科技型公司相符,也与我们的长期战略——提升杜邦在农业、营养品、先进材料、生物技术领域的竞争优势一致,因为这些领域具有更多的高增长、高利润机会。”柯爱伦如此评价出售高性能涂料业务的行为。

    事实上,早在2006年,杜邦便对旗下的高性能涂料部“动了刀”——进行重组,关闭4家欧洲工厂并裁员1500人。它的最终剥离与柯爱伦的强硬手腕不无关系:“当一个部门没有发展潜力的时候,我会考虑撤换掉它。”高性能涂料部门的剥离基本上宣布了杜邦完全清退了涂料业务,并从一家化学品公司转型为一家“科技公司”。

    但杜邦高性能涂料部门在汽车涂料和工业涂料领域居领先地位,曾经以不错的产品和客户服务见长。杜邦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苏孝世曾表示,高性能涂料曾经是杜邦最吸金的业务之一,尽管他也表示,“然而时间久了,当时的高性能涂料已经变成了一个不再那么赚钱的买卖。”

    要知道,在1999年,杜邦才刚刚收购了贺伯兹公司,从而收归了后者麾下所有汽车涂料业务及品牌,其中包括“施得乐”“施必快”品牌。收购而来的贺伯兹公司被杜邦整合进高性能涂料部门,大有一副将高性能涂料业务做大做强的态势。

    根据现在可查的信息,当时有评论认为,杜邦和贺伯兹公司的这一强强组合改变了汽车涂料业的竞争格局,使杜邦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汽车涂料供应商,同时晋升为世界第二大粉末涂料供应商。并购完成后,杜邦便逐步开始了对其全球汽车涂料业务的整合和品牌的重组。

    但也是在1999年9月,杜邦就宣布了新的企业发展方向和全球定位,要从一家“化学公司”转变为综合的“科技公司”。这也为其最终抛弃涂料业务奠定发展基调。

    与杜邦产生交集的贺伯兹公司的历史可以回溯到1866年,当年其在德国成立,并创立“施得乐”品牌,于1888年成立施必快涂料公司。由于“施得乐”和“施必快”品牌至今仍被艾仕得沿用,因此贺伯兹公司也被艾仕得视为其产品及品牌的起源。

    艾仕得历史的另一条线则是杜邦,它的历史要比贺伯兹还要长久,可以追溯到1802年。但由于杜邦目前依然存在,艾仕得也就不可能将此时间点作为自身的起源了。

,

艾仕得在中国的运营体系

    中国市场30年

    在中国市场,从杜邦、贺伯兹公司到艾仕得,其更多的业务重心放在粉末涂料上,并且与一家中国粉末涂料企业结下不解之缘。

    根据网络上可查的资料,从1984年开始杜邦便进入中国市场运营涂料业务,但具体形式不详。有资料显示:1988年,杜邦在安徽省黄山市合资设立中国区第一家粉末涂料生产厂——但这一信息并不准确,此时杜邦的身影并未出现在这家粉末涂料生产厂当中。

    根据涂饰商情记者的资料调查,前述这家粉末涂料生产厂实为华佳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华佳化工”)。华佳化工是现在的艾仕得控股子公司艾仕得华佳涂料(黄山)有限公司(下称“艾仕得华佳”)的前身。艾仕得华佳官网记载的资料表明,1988年9月,华佳化工由黄山市化工总厂与香港的美佳粉末涂料有限公司(MEGA POWDER COATINGS LIMITED,下称“美佳粉末涂料”)在黄山市徽州区合资成立,双方出资比例不详。

    黄山市化工总厂于1994年8月变身为黄山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并于1997年4月与贺柏兹公司搭上了线。后者出资入股华佳化工,占股56%,剩余的44%分由黄山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与美佳粉末涂料持有。华佳化工由此更名为贺柏兹华佳化工有限公司(下称“贺伯兹华佳”)。

。

(左起)艾仕得高级副总裁兼全球工业涂料业务总裁马凯士、艾仕得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陆克坚、艾仕得华佳涂料总经理孙毅和永佳集团董事长江继忠

    1998年2月,黄山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改制成立黄山永佳(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佳集团”)。

    1999年10月,杜邦整体收购贺柏兹公司,永佳集团的合作伙伴也随之由贺伯兹公司变为杜邦。此时贺伯兹华佳也便再度更名为杜邦华佳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杜邦华佳”)。根据可查的2013年杜邦华佳的股东组成,杜邦高性能涂料有限责任公司接替贺伯兹公司持有56%的股份,另外永佳集团持有36%,美佳粉末涂料持有8%。

    有这些传承脉络可以看出,在艾仕得更名之时,其在中国的业务实际上就是接过了杜邦华佳的衣钵,并将后者名称改为“艾仕得华佳涂料(黄山)有限公司”(即艾仕得华佳)。

    根据艾仕得华佳官网的介绍,在中国运营业务的过程中,杜邦(含收购前的贺伯兹公司)与永佳集团先后于1997年、2001年、2004年、2006年和2011年,在四川成都、广东东莞、上海青浦、山东济南和湖北武汉设立中国区另外5家粉末涂料生产厂。其中除了在广东东莞工厂成立东莞杜邦华佳高性能涂料有限公司(下称“东莞杜邦华佳”)之外,其他工厂以杜邦华佳或者东莞杜邦华佳的分公司的形式运营。

    另一方面,2004年和2008年,杜邦华佳位于吉林长春和上海嘉定的汽车涂料汽车涂料生产基地也先后投入运营;2005年设立上海技术中心并于次年扩张,2008年又在黄山设立粉末涂料技术研发中心。

    2014年,即杜邦高性能涂料部门被凯雷投资集团收购更名后一年,美佳粉末涂料将其持有的8%杜邦华佳股份转让给同样来自香港的星利投资有限公司。紧接着在两个多月后,杜邦华佳和东莞杜邦华佳几乎同时分别更名为艾仕得华佳和东莞艾仕得华佳。

    在艾仕得华佳,艾仕得以子公司艾仕得涂料系统德国有限责任公司(Axalta Coating Systems Germany GmbH。下称“艾仕得德国”)接手杜邦高性能涂料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56%股权,同时星利投资有限公司也将其持有的8%股份均分后转让给艾仕得德国和永佳集团。这意味着,艾仕得德国现持有艾仕得华佳60%的股份,永佳集团持有剩余的40%。

    而在东莞艾仕得华佳的股权结构中,永佳集团同样持有40%的股份,另外的60%则由艾仕得另一家子公司艾仕得涂料系统新加坡控股有限公司(Axalta Coating Systems Singapore Holding Pte.Ltd。下称“艾仕得新加坡”)持有。

    “公司的每一次扩大和更名都标示着在企业发展史上的巨大跨越,是见证原华佳化工有限公司不断发展壮大、积极融入世界经济大循环的里程碑。”艾仕得华佳官网的介绍如此表示。

    “新时代”启幕

    凯雷投资集团对杜邦高性能涂料部门的收购,宣告了“艾仕得时代”的来临。

    随着这一收购案的完成,艾仕得吹响了在全球范围内发起跨越式发展行动的号角。这在被收购当时柯爱伦便预料到:“我们已经确定杜邦的高性能涂料部门将能够在离开杜邦公司后实现全速增长潜力。”

    艾仕得所进行的第一件事,便是打造一个全新的品牌。“(收购)交易完成之际,我们决定新公司要有新的身份和形象。当时我们和纽约一家知名设计公司合作,花了几个月推出新的公司名称。”谢睿思曾在一次采访中如此表示。

    其实包括谢睿思本人也是这个“换新计划”的一部分。谢睿思从收购完成时起便开始担任艾仕得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他此前就职的单位正是凯雷投资集团,并比较早地参与了对杜邦高性能涂料部门的收购业务。因此由他来掌管艾仕得或许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

    收购完成3个多月后,艾仕得便宣布了第一个投资消息——将投资逾5000万美元在中国建设新生产设施,预计将可为快速拓展华中和华南市场的汽车制造商生产和供应达25000吨涂料。谢睿思表示:“在公司独立后的短短100天内,董事会就达成了一项决议——与客户一同投资和成长。此项决议充分彰显了我们对中国及世界汽车行业的长期承诺。”2014年1月,这一环保水性涂料工厂在上海嘉定破土动工。

,

艾仕得上海嘉定水性漆新厂投产精彩仪式

    紧接着,艾仕得对内部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动作,这包括各关联公司及部分产品品牌的更名、重新确定关联企业资本结构,以及一些人员架构的调整。以中国市场为例,如前所述,艾仕得对两家子公司进行了相应的调整;此外,艾仕得还相继任命全球OEM业务、工业涂料业务和中国区的新领导,扩建位于美国威明顿市(艾仕得全球总部所在地)的涂料技术中心,等等。

    除了这些必要的落到实处的调整之外,作为私募巨头的凯雷投资集团也不忘将艾仕得推向资本市场。2014年11月12日,艾仕得股票正式上市并于纽约证券交易所开始交易。凯雷投资集团为此拿出了5750万股艾仕得股票向公众出售,每股价格为19.5美元,回笼资金11.21亿美元,并仍持股在74%左右。

    进入资本市场也意味着艾仕得面临更多的变数,据报道,2015年起,凯雷投资集团宣布将逐步抛售艾仕得股票。当年4月,凯雷投资集团合计出售4600万股艾仕得股票,同时与“股神”巴菲特(Warran Buffett)旗下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 Inc.)私下达成购买协议,向后者出售2000万股、占艾仕得总股票数的8.7%的股票。这两部分股票的售价均为每股28美元,合计价值18.48亿美元。

    完成上述两部分股票出售后,凯雷投资集团失去了对艾仕得的控股权。但这并非终点。直到今年8月,凯雷投资集团宣布,已将所持有的艾仕得剩余股票全部出售。统计显示,凯雷投资集团通过系列出售共计收回资金58亿美元。

    虽然凯雷投资集团连续抛售艾仕得股票,但艾仕得股价非但不跌,而且还出现了持续上涨。对此谢睿思表示了其信心——公司未来3年内的销售额计划增长50%,将达到60亿美元。2014年和2015年,艾仕得分别实现了销售额43.62亿美元和40.87亿美元。

    在中国刷“存在感”  

    随着杜邦高性能涂料部门被凯雷投资集团收购并改名为艾仕得,其在中国的投资步伐大有提速之势。

    按照前面所述,在杜邦高性能涂料部门时代,其在中国共有6个粉末涂料工厂和2个汽车涂料生产基地、2个技术(研发)中心。这些工厂和研发中心多为合资设立。艾仕得“诞生”刚满百日,其便宣布第一个投资项目落户中国市场——在上海嘉定新建一个环保水性涂料工厂。

    2014年1月成为艾仕得发展历史中的“中国月”。在这一个月里,上海嘉定环保水性涂料工厂动工,亚太区及中国总部在上海浦东新区开业,艾仕得中国可持续科技教育项目启动。谢睿思亲临上海见证这些“里程碑”式的事件,他表示:“这些新举措,预示着在新的一年,艾仕得在中国发展的步伐将进一步提速。因为艾仕得十分看好中国市场,也希望在中国创造出新的业绩。”

    同年6月,陆克坚(Luke Lu)成为艾仕得亚太区及中国总部的“主人”,开始担任艾仕得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并负责艾仕得中国市场的OEM、修补漆和工业业务的运营工作。

    陆克坚的本科学业毕业于南开大学,在南开大学网站上公开的一份1977级本科生校友名单中出现了陆克坚的名字,属化学系;此后他还获得美国乔治城大学的博士学位。

    在加盟艾仕得之前,陆克坚曾在汽车零部件巨头公司美国江森自控有限公司担任一系列职务,其最近的职务为亚太区电力解决方案副总裁一职,负责汽车产业OEM和售后市场业务。2007年至2013年,他担任美国埃克塞德科技公司亚太区总裁;1994年至1999年,在美国通用电气公司担任了一系列职务。

    同在2014年6月,艾仕得宣布在中国扩大粉末涂料生产工厂。艾仕得与粉末涂料伙伴永佳集团合作将上海青浦粉末涂料工厂的产能扩大两倍,以满足华东地区快速增长的热固性粉末涂料市场。10月,艾仕得与永佳集团旗下华佳粉末分部重新签订合资协议,建立了新的合作伙伴关系“艾仕得华佳涂料”,从而顺利接过杜邦华佳的衣钵。

    “传承”只是艾仕得中国战略的第一步,艾仕得需要更多的新动作来宣示它在中国的存在感——这是它与杜邦时代截然不同的地方。

    艾仕得在中国首个新合作伙伴选定为中国上市公司上海金力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力泰”)。2014年11月,金力泰董事会披露称,公司与艾仕得子公司艾仕得新加坡就共同投资设立合资公司的合作事宜签订了意向书。

,

艾仕得与金力泰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投资成立合资公司

    双方很快于2015年1月签署合作协议,表明将共同投资6000万元成立上海艾仕得金力泰涂料有限公司(下称“艾仕得金力泰”),其中艾仕得新加坡出资3006万元,占股50.1%,金力泰出资2994万元,占股49.9%。同年4月,艾仕得金力泰注册成立,其主营业务为水性涂料的批发与进出口,更像是一家代理公司。

    2015年3月,艾仕得位于上海嘉定环保水性涂料工厂正式投产,谢睿思再次来到中国为其剪彩。根据其奠基时的新闻图片显示,此工厂实为艾仕得涂料系统(上海)有限公司(下称“艾仕得上海”)的水性涂料工程。艾仕得上海为艾仕得新加坡的全资子公司。

    2015年4月,艾仕得宣布将在上海闵行工业开发区建立一个全新的亚太研发技术中心,并于当年11月开工,计划于2016年第二季度投入运营。但这未能如愿,最新的运营时间修改为2017年初。

    艾仕得这一系列的投资动作充分表明了艾仕得对于中国市场未来发展前景的重视。谢睿思曾表示,在艾仕得全球40亿美元的销售中,亚太区约占20%,中国市场占相当大的比例。

    尾声:微妙的局面  

    “艾仕得,一个年轻又成熟的涂料品牌。说它成熟,是因为艾仕得前身为杜邦高性能涂料事业部,其涂料系统在涂料行业拥有150年的成功经验;说它年轻,是因为艾仕得品牌创立仅3年,如今它不断将年轻富有活力的创新思维融入发展之中。”

    在艾仕得在上海举行系列活动庆祝其在涂料行业创新发展的150年历程之际,有媒体如此总结艾仕得颇为微妙的历史背景。150年的品牌底蕴加上短短3年的品牌历史,让艾仕得近年的表现出现了跟以往相比少有的变化,也成功地吸引了业界的眼球。

    这种变化尤其表现在艾仕得对中国市场的态度上。杜邦30多年的耕耘,使得中国市场“含苞待放”,成为未来艾仕得发展的一大引擎的地位已经奠定基础。艾仕得的“诞生”以及它需要做的,只是如何催生这诱人的果实,而加足肥料(加大在中国的投资)无疑是必然的选择。

,

艾仕得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谢睿思在创新150周年庆典仪式上致辞

    在此背景下,谢睿思多次谈及他对中国市场的看好。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当被问及对在中国加大投资的期待时,谢睿思表示相信艾仕得所进行的长期投资在未来会获得与预期相符的投资回报:“在中国和在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我们对投资回报率是有同样的期待。”“中国市场现在的GDP增长率有6%-7%,但是大多数涂料市场的增长速度是高于这个速度的。”

    “我们为中国市场的不断成长感到非常地振奋。如果看一下我们在全球范围之内未来五年要做的投资,这地区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投资比例。我们相信中国市场未来仍然是我们增长最快的市场。”谢睿思在2014年就表示,“中国已经成为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全球色彩和研发中心。所以说在未来,我们也将会继续关注中国市场。”

    而在创新150年系列庆祝活动的媒体采访环节,艾仕得执行副总裁兼全球交通涂料总裁史蒂夫·马科维奇(Steven Markevich)也反复强调了中国市场的重要程度,他提出的“深度国产化是必由之路”的观点:“虽然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但仍然是一块非常大的市场,我们为深度国产化战略投入了很多资金与精力。”

    但一个尴尬的地方在于,随着今年8月凯雷投资集团清空了持有的艾仕得的股票,艾仕得不得不面对一个全新的“主人”的命运,而目前艾仕得新的大股东并未揭开神秘面纱。

    出身于凯雷投资集团的谢睿思,在老东家抽身弃艾仕得而去的时候,他将何去何从,或者面临怎样的命运?他还能否继续带领艾仕得在全球市场上践行此前的计划,继续攻城拔寨?这些又形成了一个颇为微妙的局面,并等待着答案。

责任编辑:王倩5

日洋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慧聪市场华隆漆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缪国元] 转型的教科书式典范
创业25年,成为国内涂料行业高新技术企业代表,涂企创新转型……[详细]
[李东亮] 晨阳水漆筑就水漆王国
从晨阳水漆企业大事记以及涂料行业的变更中,寻找其十八年来不断发展壮大的轨迹[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