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劲鹿漆

湖北百家化企搬迁入园无退路 多个困局盼政府援手

http://www.coatings.hc360.com2018年02月07日08:46 来源:《中国化工报》T|T

    慧聪涂料网讯:湖北省政府办公厅日前印发了《湖北省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年底前,全省全面启动城镇人口密集区和化工园区外的所有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或关闭退出、转产,2025年底前完成。其中,2020年底前完成中小型企业和存在重大风险隐患的大型企业的搬迁改造;2025年底前完成其他大型和特大型企业搬迁改造。

    “《方案》是经省经信委、省安监局公示后报请省政府同意的,旨在促使企业尽快进区入园。通过搬迁改造或关闭退出、转产,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加快推进智慧园区建设,最终实现城市和企业的绿色发展。”湖北省经信委重化产业处调研员邓忠明在接受中国化工报记者采访时说。

    园区化势在必行

    记者发现,这次列入湖北省危化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任务清单的有144户,其中化工园区外的企业125户,既在城镇人口密集区又在化工园区外的企业有13户;勒令关闭的企业有30户,仅武汉市就有19户;搬迁企业有108户,既转产又搬迁的企业有21户。

    据了解,枝江市华威氯化锌厂被列入这次搬迁改造任务清单,该公司位于顾家店镇的老厂已关闭,现已迁入枝江市姚家港化工园的新厂区,目前2个厂房已建成,仓库、办公楼、绿化带等正加紧建设。

    “1.33万平方米的厂房,可不是一夜就能建起来的。”该公司董事长许坚青告诉记者,2013年,公司就谋划搬迁入园。几年前,化工园区内企业很少,优质地块可由企业任意挑选。当时入园成本也低,建1.33万平方米厂房只花了2000万元,如今要花6000万元。

    《方案》提出,在化工园区外,特别是城镇人口密集区,依据国家有关规定严禁危化品生产企业在原址新(改、扩)建危化品项目,依法依规加快推进不达标或不合规落后产能淘汰,严控尿素、磷铵、电石等过剩行业新增产能。

    “危化品企业全部入园已经没有退路了。”邓忠明说,“《方案》的出台对加快推进全省城镇人口密集区和化工园区外危化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工作,有效遏制危化品重特大事故,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促进全省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搬迁、升级齐推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信息与安全工程学院教授姜威认为,只要合理规划、突出特色、集约发展,化工产业发展空间很大。要想发展现代绿色化工产业,就必须本着循环化、清洁化、专业化的原则建设化工园区,建设和培植化工产业基地。

    “虽然《方案》及时出台了,但危化品企业搬迁改造并不是简单地异地重建,而是迫切需要促进企业和产业跨上新台阶,在实现产品、技术升级的同时,要通过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改造,提高企业本质安全水平,这样就对化工园区的功能和服务提出了更高要求。”姜威说。

    像枝江市华威氯化锌厂,搬迁入园后,因使用最新设备和工艺,该公司规模只增加1/3,但产能扩大了1倍。

    同时,《方案》要求,各地要全面开展化工园区现状及发展前景评估和论证,统筹化工园区总体规划布局,科学规划功能分区,明确可以承接迁入危化品生产企业的化工园区,确保承接化工园区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规范要求。同时,支持搬迁改造企业运用清洁生产、智能控制等新工艺、新技术改造提升当地化工产业,推进数字车间、智能工厂和智慧化工园区建设,淘汰落后产能和工艺,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

    姜威认为,危化品企业搬迁和化工园区改造提升是解决化工园区布局性风险问题的有效手段,在推动危化品企业搬迁的同时,应加强化工园区规范发展管理,推进两化深度融合,在有条件的地区开展智慧园区建设。

    他提到,化工园区必须首先练好内功,通过改造提升园区自身水平,造就良好的发展机遇。化工园区应对空间布局、产业定位、支撑体系进行全面规划,建立规划落实的保障机制;要抓好龙头企业的培植,集中资源推动骨干企业发展,形成联产、辐射和带动效应;还要抓好金融、科技、信息、现代物流等配套支撑体系。更关键的是,要加强安全和环保监管,协调好周边社区关系,优化外部发展环境,搞好支持和服务,保障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

    相关政策要跟上

    记者采访得知,危化品企业搬迁改造是个浩大的工程,面临着比较大的阻力,如资金保障、人员安置、技术装备、土地置换等诸多难题。

    湖北山水化工有限公司也在此次搬迁名单中,将全部搬离长江沿线,计划在化工园新建20万平方米厂房,需投入资金8亿元。

    “老厂设备估值4亿多元,已使用10年,有些设备还能用8年,但能搬到新厂使用的很少。”该公司副总经理刘韦说,去年老厂还投入4000万元的安全环保资金,改进废弃物处理系统,同样很难搬走。

    搬迁必然造成停产和市场份额流失。山水化工去年进行安全环保设施改造,停产3个月,已流失部分客户。明年下半年集中搬迁,又要停产3个月,产品和流动资金青黄不接,会进一步加重负担。“老厂今后不使用了,现有资产很难抵押,而新厂又没建成,很难贷款。”刘韦说。

    好在《方案》也提出了要加大对搬迁企业的财税政策支持力度:如统筹使用好省级相关专项资金,支持城镇人口密集区和化工园区外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工作,对危化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项目给予贷款贴息、基建投资补助等资金支持。鼓励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省级股权投资引导基金等政府投资基金通过设立的子基金,重点支持城镇人口密集区和化工园区外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改造项目。

    姜威希望这些财税政策尽快落地,同时建议,政府部门应积极用好财政、土地、就业等优惠政策,鼓励化工企业搬迁或就地转产;统筹整合用好各方资源,对辖区内关闭化工企业的生产设备拆除、危险废物处置、原生产场地环境修复等给予支持;对主动实施关停、搬迁的化工企业予以奖励等。在化工企业搬迁重建的步伐中,当地政府也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尽可能提供规划引导、土地置换等政策支持;而企业也须乘势借力、顺势而为,以此为契机推进技术进步和节能降耗,加快产业转型升级。

    “这种政企互动、社会认同,将会拓展城市空间,改善周边环境,最终也将实现城市和企业的绿色发展。”姜威如是说。

责任编辑:郑钰

打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