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劲鹿漆

立邦漆背后的百亿富豪:亚洲漆王吴清亮家族的励志转身

http://www.coatings.hc360.com2018年04月28日11:52 来源:一波说T|T

    慧聪涂料网讯:三年前,一则报道引人瞩目,标题是“日本漆最大股东,吴清亮坐拥108亿元(新元)身家成我国(新加坡)首富”。

亚洲最大油漆制造商“立时集团”(Nipsea)创办人吴清亮

亚洲最大油漆制造商“立时集团”(Nipsea)创办人吴清亮

    多年以来,坐拥新加坡首富宝座的是大华银行荣誉主席兼最大股东黄祖耀。吴清亮何许人也?因其为人非常低调,国人多不识,可说起千家万户用过的立邦漆、雅士利漆,您就会有兴趣了解一下:亚洲最大油漆制造商背后的吴清亮家族。

    潮商吴清亮家族的漆业故事

潮安大吴村

潮安大吴村

    吴清亮,1927年出生于新加坡,祖籍广东潮安县浮洋镇大吴村。吴清亮早年失父,与母亲李秀英以及姐弟相依为命。致富后的吴清亮,乐善好施,在家乡潮安父亲吴松昌、母亲李秀英之名,捐建了许多公益事业,如松昌中学、“秀英亭”和“秀英园”、秀英小学、秀英医院等。

    过去,潮汕人、闽南人把漂洋过海、出国谋生,叫“过番”,就像吴清亮的父亲吴松昌那样,就称之为“番客”。如今,潮汕地域仍流传不少“过番”童谣俗语;比如,“赚有钱加减(注:多多少少的意思)寄,寄来唐山娶老婆”;“火船驶过七洲洋,回头不见我家乡;是好是劫全凭命,未知何日回寒窑。”(注:潮州“活五调”过番歌)

    “过番”,成就了一大批潮商、闽商海外巨子,但也是一路悲歌,相当艰辛。尤其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日军侵略东南亚,不少“番客”流落他乡、苦不堪言、沦为乞丐的大有人是。不少人给一波说留言,希望多介绍下南洋。这里,介绍一下泉州地区在新加坡的“番客”为防不测给儿女规划的回国水陆道程,从中侧面了解一点“过番”历史。

吴清亮的潮州故居

吴清亮的潮州故居

    抗战期间,有位祖籍泉州的王姓“番客”,是如此为儿女介绍回国路线。首先,由新加坡福建人开办的客栈,代办领事护照及英国移民厅入口证,同时向客栈订直达厦门的船票。从新加坡出发,“火船”经过四、五天先到香港,在香港起客后,经过一夜抵达汕头。(注,潮汕地区的如潮州、揭阳等地的“番客”,下船后再从汕头中转各地)当时,由汕头再起航,经过一夜即到厦门,也就是说,由新加坡至厦门,头头尾尾约要9至10天。

    由于厦门当时四周环海没有桥梁,登岛后,再买船票搭“小火船”上今天的晋江安海,途中约5、6个小时;到达后,由安海乘汽车去往泉州。写了这一段,有助于大家多了解海外华商家族企业创业的艰辛。

    因家境清贫、经济拮据,吴清亮14岁就开始在社会打拼,白天做小生意帮助家庭,夜间则刻苦攻书,立志振兴吴氏家业。最初,他在一家小作坊,从事油漆工;约20岁时,开始想办法自主创业,1955年,吴清亮设立他的第一间油漆店。

吴清亮(左一)与鸽牌油漆车间

吴清亮(左一)与鸽牌油漆车间

    吴清亮与油漆业结缘,还得先说一下他发明的“鸽牌”(Pigeon)油漆。1949年,英国拍卖二战剩余物资,其中,有一批废油漆及废料,几乎是无人问津。吴清亮以非常便宜的价格买来后,一边自己摸索废物利用,一边翻找化学书籍、请教化学老师,结果把这批二手的各种溶剂颜料和化学品混到一起,调制出鸽牌油漆。后来,因做出名气,他被在地人称为“臭漆王”。

    上世纪60年代初,由于吴清亮本人既有技术又有知识,被日本著名老字号油漆制造商“日本漆”(Nippon Paint)看上,决定合资经营油漆生意。1962年,双方合资创办了立时集团,其中,由吴清亮掌控的私人公司吴德南集团,持股60%,日本漆公司,占股40%。

    有必要介绍一下那家日本公司,新加坡报道中常称其为日本漆公司,而中国多称为“日本涂料”(或“日涂”)公司,其英文全称为Nippon Paint HoldingsCo.,Ltd,日本公司名为“日本涂料控股株式会社”。日涂是日本最大的涂料供应商,创办于1881年,既是一家“百年老店”,也是日本的第一家涂料企业。 

“立时控股”创办人吴清亮

“立时控股”创办人吴清亮

    立时创立后,其业务以新加坡为轴心,迅速往周边的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等市场迅速扩张。1979年改革开放后,吴清亮从北京投资起步,先后在天津、青岛、广州、武汉、海南等地投资企业或开办工厂。

    “立邦”涂料的品牌名称由来,是由新加坡立时控股注册,从法律层面上,并非日本企业。起名“立邦”,有双层含义:“立”是指“立时”,“邦”是为了纪念1990年中国与新加坡建立邦交关系。可很多人误解,以为“立邦”是日本人的品牌。

    如今,立时控股集团已是亚洲最大的油漆制造商,在亚洲各地建立了超过47家制造工厂,业务横跨15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15000多名员工。胡润研究院今年2月发布的《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吴清亮家族的财富值为490亿元人民币。

    除起家的油漆业外,吴清亮家族的事业版图还包括金融、银行、电子、百货、医院、房地产等多达300多家公司。

    立邦的控股权“争夺”?

新加坡第10邮区豪宅

新加坡第10邮区豪宅

    低调潜行,不喜欢显山露水,是潮汕地区家族企业的传统。由于吴清亮家族一贯不爱接受媒体采访,加上其掌握的吴德南控股、立时控股又是不上市的私人公司,外人很难了解吴氏财富的全貌。各类富豪榜单有关吴清亮家族的身价,其实多是估算而得,其中依在日本已上市的“日涂”资料中,从该家族的股权占比估计而成。

    前年,一则有关新加坡豪宅的报道,令吴氏家族受到关注。原来,2015年新加坡天价豪宅交易的第二名,位于第10邮区的爱士特女皇园优质洋房,售价高达4450万新币(约合2亿2千多万人民币),其买家被指为“亚洲漆王”的吴清亮家族成员。

    吴氏家族企业目前已交棒予第二代,立时集团现由吴清亮的儿子吴学人掌管。据新媒消息,吴学人透露,来自中国市场的收入,占及集团总营收的2/3。

吴德南集团负责人、新加坡立时集团董事长吴学人

吴德南集团负责人、新加坡立时集团董事长吴学人

    不久前,超人李嘉诚退休,标志其已完全实现了家族企业的代际交替。事实上,李嘉诚的交棒,主要分二阶段,第一阶段主要是对二个儿子的财富分配,时间在2012年左右;第二阶段是不久前,李嘉诚将企业经营大权正式交由长子李泽钜执掌,即完成了经营权的传承。

    企业经营权的传承,是家族企业传承最难的一步,其主要表现为控制股权的交接方面。有人从研究20年来港台及新加坡200宗家族企业传承案例发现,在新旧董事长交接完成一年的前5年、后3年,期间大多发生巨大的财富损失。

    问题是,家族企业的股权控制又是极为重要的,是企业内部治理的基石。2017年,欧洲首富、Zara创始人阿曼西奥·奥特加,就进行一次股权大挪移,将Zara母公司50.01%的股权转移到一家控股公司;其目的就是为了确保在自己去世后,家族后代仍然拥有全球最大服饰零售商Inditex的控股权。

吴清亮与公司员工在一起

吴清亮与公司员工在一起

    与许多海外潮商相似,吴清亮更希望自己的企业像“家庭式”公司,平时对所有员工不分彼此,强调企业的凝聚力。另外,他也讲求孝道,自小一家人与母亲相依为命,成就后他也是事母至孝、不忘家族宗源,以父母为名,热心桑梓公益事业,也是谨遵慈训的表现。

    今年3月28日,日本上市公司“日涂控股”公布了集团最新的董事会管理结构,其中,吴清亮之子、吴德南集团负责人、新加坡立时集团董事长吴学人,担任取缔役会长(董事会主席),田堂哲志继续担任立邦控股代表取缔役社长(董事长兼总裁),这也意味着吴氏家族二代掌门人吴学人,已成为这家日本百年企业、也是日本最大涂料企业的掌门人。

    家族二代掌门人吴学人,今年64岁。一些媒体以为,由吴学人出任日涂董事会主席,是吴清亮家族与日本方面在争夺掌控经营主导权,事实上并非如此,相反,此举代表着吴清亮家族与日本“日涂”家族合作的深化,也就是结成更紧密的伙伴关系。

吴清亮在集团办公室

吴清亮在集团办公室

    一切还得回溯2014年那次股权大变动,双方有二次大动作。一是该年“吴德南控股”成功地将其在“日涂”股权从原来的14.5%增加至39%,使得吴清亮家族成为日涂的大股东。二,日涂控股也相应地增加其在立时集团的股权,并由始创时的40%比例,提高到51%的占股。

    由于立时集团未上市,应该说这二笔股权变动,背后是私下协商的结果,最大可能是通过彼此股权置换,形成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而通过双方相互“换血”,强化了相互控制关系与信任度,有利于双方的利益平衡。

    家族企业成长过程中,无论是合伙创业,或者合资创业,打天下易分天下难,股权结构是表象,深层次是反映控制权及资源配置问题,更是关系到彼此能把公司做多大、一起走多远?

立时50周年,时任日涂社长酒井健二(中)、吴清亮(右2)与吴学人(右1)

立时50周年,时任日涂社长酒井健二(中)、吴清亮(右2)与吴学人(右1)

    在立时集团50周年庆祝会上,时任日涂社长酒井健二曾如此表示:“除了吴德南集团外别无选择”。双方合作能横跨半个世纪,信任度肯定是第一位。过去,日涂日方家族与吴清亮家族曾有多次“收购与反收购”,外人以为是控制权的争斗,其实上,是为加深合作关系在股权上的制度性配置。

    目前,日涂控股现任社长,是田堂哲志,在今年1月中旬,受吴德南集团增选董事的提案影响,日涂控股股价飙升至5个月以来高位,显示市场对此举的欢迎,也是对企业未来的信心。

    充分利用地域的亲缘关系来促进商业,是潮汕地区传统。吴清亮与泰国正大集团的谢国民,同是潮商,个人关系亲密。上世纪七十年代,双方曾一度多元化合作,“分家”后,吴、谢二家各自分走各自擅长的领域,吴清亮拿走涂料,谢国民分得农副产品、百货等。与之同时,借助之间新加坡、泰国的网络及人脉资源,相互带动了投资所在地的业务发展。

    国内家族企业可从立邦漆背后的吴清亮家族,多学一下合伙创业,特别是国际化合资创业的成功经验。要增强信任度,牢靠合作关系,必须从股权架构上面多花点心思。

吴清亮回大吴村拜谒宗祠

吴清亮回大吴村拜谒宗祠

    潮商企业中,涌现出许多职业经理人的标杆人物,这与潮商治企时强调职业经理人是“自己人”,在企业文化推崇先做人后做事,要重情守义、敬业忠诚等理念分不开。

    吴学人是吴清亮的独子,曾留学日本东京大学,就读化学工程学位,毕业后又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本文上述有关吴清亮图像的视频截图,是1997年他受访时的资料,彼时他已“退休了75%”。二代吴学人,开始接手家族事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

    2009年,出生于1960年的黄守金,被吴清亮启用为立时集团CEO,此举意味着这一家族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制度走上前台。十年来,黄守金一直是立时集团旗下立邦漆等多个品牌的“大管家”。

立时集团CEO黄守金

立时集团CEO黄守金

    随着潮商、闽商等家族企业迈向多元化、国际化,业务的不断拓展创新,必然要把企业治理朝现代企业管理模式靠拢,也必然会在家族企业传承及成长中,将“所有权”与“经营权”两权分离。大多数海内外潮商家族企业,会一边推出代际传承的接班人,尊重“子承父业”、“不分家”传统,另一边也会推进现代企业管理在家族事业的渗入,逐步由“人治”转为“法治”,不断发挥职业经理人的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与其他地域的商帮群体,无论是融资还是上市,潮商群体历来都比较重视对家族企业的掌控权。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若是出现股权极为分散且失去掌控力的情况,那一家公司离死亡之期,多是不远了!

责任编辑:蒋涛

打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