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劲鹿漆

买化塑供应链首席战略官杨向宏:我们致命的软肋——交通涂料

http://www.coatings.hc360.com2018年06月20日13:41 来源:慧聪涂料网作者:杨向宏T|T

    慧聪涂料网讯:你知道吗?中国2017年涂料产销已突破了两千万吨,如果这个数据反映了全球三分之一的规模一点都不为过。靓丽的数据一定有强劲的下游需求所支持,今天我们不谈建筑装饰涂料,只谈交通涂料,要知道中国涂料市场中工业涂料占了68%,而在工业涂料中,交通涂料占了49%左右。

    什么是交通涂料呢?就是交通工具所用的涂料,例如飞机、船舶、汽车,又例如轨道交通包括高铁、动车、地铁和城轨等。

图-1交通涂料四大金钢

图-1交通涂料四大金钢

    我们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铁、动车和地铁;并且我们的高铁、动车和地铁从质和量上面都冠绝全球;我们有全球规模最大的汽车生产和销售市场,世界上顶级汽车集团例如丰田、本田、福特、德国大众和通用汽车等都在中国建立了生产基地(合资),每年三千万辆车的产销量不是吹出来的,你在街上可以看到世界上最好的车并且规模庞大;如果讲中国的造船规模和能力不在全球前二的话一定有一帮专家过来吵架,世界上最大最好的船我们都在造;还有全球规模第二的民用飞机机群,这些都需要穿衣服也就是涂料。顶级的需求催生了最好的交通涂料市场,这是事实!可真相背后呢?

    有六个涂料集团垄断了中国汽车原产漆的80%以上,在原产漆中,乘用车用的涂料的90%都被这六个集团所控制。让我来告诉你他们的名字吧,艾仕得(美国)、巴斯夫(德国)、PPG(美国)、关西(日本)、立邦(日本)、KCC(韩国)!除了对品质要求不高的农用车、普通重卡外,基本上是外企的天下。

    再来看看飞机涂料,我们天上飞的民用飞机不是空客就是波音吧,如果你去各航空公司的维修基地看,你会发现地上滚的油漆桶不是阿克苏诺贝尔的就是PPG的。阿克苏诺贝尔集团宣称,全球天上飞的每三架飞机就有一架用的是他们的涂料。

    当我们新的复兴号徐徐开出高铁站的时候,你会发现它所使用的涂料多数竟然来自阿克苏诺贝尔、艾仕得以及其他外企,在上海、在南京、深圳、重庆等数十多个城市的多条地铁以及中国高速铁路CRH列车都大量留下了阿克苏诺贝尔等外企的足迹。也就是说中国的高铁动车及地铁所使用的交通涂料应该超过80%都被外企垄断。

    真相非常的残酷,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使用要求对交通涂料性能的要求太高,本土企业达不到。最让人感到无奈的是,所有的高铁动车及地铁都是我们自己企业在生产;在造船领域中国没有外企;尽管国外汽车巨头都纷纷在中国安营扎寨,但他们都是以合资的形式出现;而我们买的飞机的维护涂装全是自己的航空公司在干!

    从使用交通涂料的角度看,不存在任何的歧视

    船舶涂料:阿克苏诺贝尔、佐敦、关西涂料、赫普、KCC、PPG等外资企业占了超过九成;

    汽车涂料:阿克苏诺贝尔、关西涂料、艾士得、BASF、PPG等外资企业占了超过八成;

    飞机涂料:阿克苏诺贝尔和PPG占了超过九成;

    高铁、动车、地铁等轨道交通:阿克苏诺贝尔、艾士得等外资企业占了超过八成。

    高性能涂料相比于一般涂料,有更高的要求,包括高装饰、高防腐、超耐久、功能化以及良好的施工应用等性能,但当你所提供的涂料性能达不到要求的时候没有哪个公司会采用你的涂料的。

    当今的飞机涂料早已不仅仅只是用来保护外观,展现亮丽的色彩。在航空航天技术领域,涂料既是飞机安全飞行的“护卫使者”,也正成为绿色节能的“环保卫士”;你的涂料经得住各种极端气候的考验是必须的,包括万米海拔高度的稀薄空气,地面酷热(50℃)与万米高空严寒(-50℃),还有火山灰、沙土和紫外线的辐射和腐蚀等。即使历经多变且恶劣的气候条件(数分钟内),飞机在着陆后还须保持完好状态;此外,飞机的运营成本降低或潜在的收入损失来自于更便捷、更短的油漆涂装工艺周期(飞机在地面上重新粉刷的时间);对任何飞机而言,持久的光泽保持力是其最重要的性能要求,业主总是希望飞机能得到全方位的保护。

    当今的船舶涂料被要求具备优异的防污性能。如果你用的是防污效果不佳的涂料,你的船的燃料消耗会增加10%~30%。传统的防污漆是通过漆膜中毒料的逐步渗出、扩散或水解等方式达到防止海洋生物附着的目的,新型高性能船舶涂料己大幅减少或完全剔除涂料中有害成分的使用,实际上将海洋环保事业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优异的防污涂料能有效降低船舶航行阻力,提高燃油使用效率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另一类船舶涂料是使涂层表面超级亲水,当涂层浸入海水时,能产生润滑效果减少摩擦,进一步减少阻力并提高船舶营运效率。国际涂料公司还会通过创新型数码工具软件进行大数据分析,帮助船舶运营商根据航线信息,准确地预评估和预测船体污损风险,选用最合适的涂料以达到最佳防污效果和经济效益。

图-2船舶涂料

图-2船舶涂料

    汽车漆的综合性能要求(包括外观指标、机械性能、防腐性能、耐候性能、施工配套性等)和性价比要求等都远高于其他类型涂料,汽车原产漆(高温漆)必须与科学的涂装工艺紧密配套,它的研制、生产和施工难度高,被公认为是代表着一个国家涂料工业最高技术水平--涂料行业皇冠上的明珠;而低温涂装的汽车修补漆对综合性能的要求一点也不低!目前我国汽车涂料市场主要由合资或独资汽车涂料主导,且与引进乘用车系列相配套,也就是说,国内高档汽车涂料市场几乎全被外国品牌垄断。例如日系汽车(丰田、本田、日产等)涂料市场以关西涂料、立邦涂料为主;韩系(现代、起亚等))以KCC涂料为主;欧美系(大众、奔驰、宝马、通用、福特等)以艾仕得涂料、PPG涂料、巴斯夫涂料为主。

    中国中高端交通涂料已被外企控制!

    中国排名1-9位的涂料企业全是外企,他们也是交通涂料绝对巨头。为什么会这样?技术水平差异大,综合服务实力差巨大!

    你可能不服气,说我也能生产出性能相近的涂料,我再给你掰一掰,你可以用纯国产的原料生产出这些高性能的交通涂料么?答案非常残酷,不可能!交通涂料因为在户外对耐温性耐候性及耐摩擦性等综合性能要求非常高,你离不开科慕或者特洛诺的钛白粉,你更离不开欧美日大牌助剂生产企业如BYK、TEGO、AIRPRODUCTS、Eastman、Elementisspecialty、LUBRIZOL、Solvay、Kusumoto等等等;交通涂料对颜料的要求特别苛刻,如果你不用Clariant、BASF、DIC、Ferro、Lamberti、Lanxess、Merck、PennColor、ShepherdChemicalCompany、Silberline、欧励隆、Cabot的颜料,我想你很难蒙混过关的;当然还有树脂,作为交通涂料最关键一环的树脂,你避不开湛新,DSM,陶氏化学,科思创,巴斯夫;而谈到高性能涂料用的固化剂,你避开科思创巴斯夫的固化剂试试?还有迈图新材料、亨斯迈和陶氏化学所提供的高性能环氧树脂。而这些,都是外企。核心原材料已被外企控制!离开了他们,你生产出的交通涂料肯定没人要!即使国产的涂料生产企业也不得不大量使用外企的助剂、树脂及固化剂。这是我们真正的软肋!尽管我们的涂料已经是世界级的巨人,可刚刚我谈的就是我们这个巨人的脖子,随时都有可能被别人掐着。

    交通涂料有多重要,它甚至关系着我们国家的安全,你用人家的原材料生产的涂料,甚至用外企的涂料,真正打起仗来,很容易被人家定位,也就是逃无可逃!

图-3交通涂料正危及我们的安全

图-3交通涂料正危及我们的安全

    作为一位在涂料行业混了20年的老兵,强烈盼望中国涂料人行动起来,聚焦交通涂料,开发出我们让人放心的交通涂料。

图-4我们必须拥有对交通涂料的话语权

图-4我们必须拥有对交通涂料的话语权

    现在,稳定且超好的利润让大批民企、甚至国企钉上了这块肥肉!

买化塑供应链首席战略官杨向宏:我们致命的软肋——交通涂料

    我们的研发在哪里?

    国家层:没有引起充分重视,所谓涂料研发仅限于仿制!

    企业层面:国内企业已意识到它的价值,但力不从心。

    从关键原料层面-助剂:与BYK们差距太大,过去二十年还倒退了;

    从关键原料层面-树脂:三木、同德们仍处于仿制阶段,二十年过去了,还是如此;中国的DSM、湛新、DOW在哪里?

    其实我们具备极佳的研发基础

    1、我们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交通工具生产和需求(飞机、高铁、动车、地铁、汽车和船舶制造),催生对涂装世界品质的诉求;

    2、中国高铁、动车、地铁生产者基本为本土企业;

    3、中国汽车和船舶制造基本为本土或合资企业。

    这为开发世界一流交通涂料创造了有利条件!我们必须发展自已的世界级交通涂料(全部用国产原料生产、自主品牌),同时我们得明白:

    1、国家政策扶持好重要;

    2、本士核心原料供应商迅速成长好重要;

    3、建立系统地研发体系好重要;

    4、上下游密切合作,相互扶持好重要;

    5、耐心好重要。

    交通涂料不再成为我们致命软肋的那一天尽早到来!

责任编辑:吴燕英2

打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