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劲鹿漆

父子成师徒 是一场与“漆”的较量

http://www.coatings.hc360.com2018年09月21日09:30 来源:北晚新视觉T|T

    慧聪涂料网讯:油漆有“毒”,大多数人都知道油漆里含有甲醛、苯两种致癌物,却不知道还有二甲苯、VOC(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等。其中,苯属于剧毒物质,甲醛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1类对人致癌物,长期呼吸有可能导致呼吸系统肿瘤。2017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翻译版本的致癌物清单中,油漆工(职业暴露)也被定为1类致癌(职业)人群。

张军和儿子张东结束一天的工作

张军和儿子张东结束一天的工作

    但是油漆工群体每天要跟各种漆打交道,带着刷子、踩着高架上上下下,有人说这是一门拿命挣钱的营生。

    山西晋中油漆工的张军,涂涂抹抹23年,他很清楚做刷油漆对身体的影响,也看到、听到很多别人的遭遇。

    他说做漆工,工作环境跟下煤窑的人一样,那些矿工出来是黑的,刮墙的漆工没有一个地方不是白的,站起身来像石膏像,再抖一抖,浑身都落灰,就只剩下两只眼,一张嘴是干净的。所以,张军并不支持家人做这一行。难以预料的是,儿子是他收的第6个漆工徒弟。

    儿子张东从学校出来后,在天津电动车厂干过活,由于京津冀地带的高消费状况,让他辗转回到老家,做了销售,勉强养活自己。等到成家后,在老家做销售又挣不了几个钱。张东这才向张军提出学做漆工。

    张军想起了些经历和工友的事情,并没有支持儿子做漆工的决定。

    1995年,张军从土木工程队建筑工转行做漆工。做建筑工的时候,经常在室外工作,夏天要顶着大太阳,冬天冻的手肿。那时,他觉得做建筑工的风吹日晒,有些艰苦,就决定不能做一辈子的建筑工。跟那个年代的很多人一样,刚刚初中毕业,就为生计奔波。和油漆工大师傅学了几个月,他开始了23年刷大白、油漆、含胶类涂料的漆工营生。

    等到2004年,非典“闹”的很厉害,张军也在刷漆施工中受伤。他没去医院做检查,只是去了几次小诊所。因为处理伤口不够及时,最终发展成了严重皮肤病。张军说自己知道刷油漆会挥发出甲醛、苯等有毒物质,但他认为自己的皮肤病跟做油漆工没有直接关系,可能只是个人体质的原因。但是家人的担心,让他决定再次转行。

    老实巴交、做事认真的张军再没有其他技术,当了个保安,活轻松,可收入不高。无奈,只能重操旧业,继续干起了涂漆刷漆的营生,他对自己说“为了生存,咬着牙也得干。”

张军和业主韩先生算是多年的老友了

张军和业主韩先生算是多年的老友了

    当儿子说也要做油漆工的时候,他心一紧。记起以前有个刷漆的工友,得了白血病,已经过世了;有个孩子因为甲醛超标得了过敏性紫癜,甚至还有他15年前结识的做家装建材的老板,在和怀孕的妻子搬进新装修好的房子没多久,生下来畸形的孩子,医院的检查结果表明是甲醛超标造成的。想到这些,他实在不愿意让儿子做这一行。

    紧随着儿子当了爸爸,张军有了孙子。他看到儿子面临的生活压力,才答应儿子学刷漆的想法。这下,父子俩成了师徒俩,也成为这家里的两代漆工。

    这时流行刷含胶类涂料,他知道这类涂料依然会挥发出甲醛、苯等有毒物质,但是味道没有油漆那么强烈。张军嘱咐儿子带上口罩做好防护措施,感觉放心一些。

    后来从工友那接触到了水漆,出于好奇刷了一回。张军说,“以前打开漆桶就闻到刺鼻的味儿了,得打开窗户通风,通着风味儿也大,但水漆就不用,关着窗户不通风也闻不到那个味儿了。”再加上,去年父子俩接到个油漆的活儿,刷不到半天就头晕头疼,回家一商量,父子俩决定以后哪怕活儿少,也只做水漆。

    打那以后,刷漆歇息的时候,张军会从手机上看看新闻,有空听听水漆技术培训科普,把听到的结合自己的经验告诉儿子,他觉得儿子这一代的漆工赶上了好时候。

张军传授儿子张东施工经验

张军传授儿子张东施工经验

    可惜的是,像张军这样主动关注自己健康问题的油漆工并不多。

    在涂料行业打滚了20多年,身为关爱漆工职业病倡领者的马林告诉记者,漆工群体普遍受教育水平不高,很多人忙于生计,忽视了自身健康问题,很少去体检,往往等到病严重了才会去医院,有的人第一次知道油漆有毒,就是从医生那里。

    和马林一样,国家室内车内环境及环保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宋广生也是从多年前就开始关注装修污染和装修工人的健康问题。他说“装修工人是装修污染的受害人,油漆工则是其中的第一受害人,油漆工的作业环境就像是一个危险的健康雷区。”

    除了像张军知道的甲醛和苯,油漆以及含胶类涂料中还有很多有害成分,“甲苯、二甲苯、TVOC也会通过呼吸、皮肤的吸收,对呼吸系统、神经系统和消化系统带来损害。油漆工们往往对健康没太多的意识,其实有些损害是不可逆转的。目前对油漆里的有害物质造成的慢性身体损害,医学上也没有特别有效的治愈办法。”日照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张守伟从医学角度这样告诉记者。

张军这样的漆工正在身体力行,口耳相传

张军这样的漆工正在身体力行,口耳相传

    虽然有马林和他的团队在每场活动中向上百漆工科普健康知识;有水漆专卖店向漆工们推广产品知识;也有张军这样讲给徒弟、讲给儿子的口耳相传的人……但是要想真正改善中国油漆工的健康状况,只依靠几个人的努力,还远远不够。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从事用漆作业的工人超过200万,除家装行业、建筑行业的涂刷工外,还有家具制造业、汽车制造业、造船业、修理和机械制造业及制鞋业的喷漆工等。现在全国90%以上的漆工每天接触与使用的还是油漆和含胶类涂料,即使在水漆推广较早的建筑和装饰行业,这一比例仍高达70%-80%。

    现在,每天还有太多人在城市的不同角落里操持着手里的那把刷子,他们可能被称呼为张师傅、李师傅、王师傅……他们可能下班带着漆桶出现在公交上,小区十几层的单元户里,席地而坐的抽支烟,再或者带着一身灰白、一身彩色油漆斑点忙碌着,为了生计咬牙坚持着。

父子搭档,为无数家庭创造幸福空间

父子搭档,为无数家庭创造幸福空间

    尽管,现在政策支持“油改水”,又有马林、张军父子、医生这些人在行动着,在与油漆、含胶类涂料较量着。但是,还有很多油漆工没有接触到健康科普,没有接触到环保水漆,这些人的生存、健康将寄托在哪?

责任编辑:吴燕英2

扫码关注中国涂料产业动态

慧聪涂料网欢迎您关注中国涂料产业,与我们一起共同讨论产业话题。

投稿报料及媒体合作

电话:020-22374810

E-mail:jiangjiaju@hc360.com

评论